安徽网
新闻中心
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 >

《鲁豫有约》收视垫底 许知远对话木村拓哉“尬”上热搜

0

  《鲁豫有约》收视垫底,许知远对话木村拓哉“尬”上热搜

  “尬聊”,访谈节目面临表达危机

  张楠

  最近,鲁豫采访了演员闫妮,48岁的她刚凭借一双美腿登上热搜。但数据显示,《鲁豫有约一日行》这期节目被爆在东南卫视的收视只有0.0550%,排名在当晚同时段电视台节目的第36位。同样“风头无两”的主持人,要数最近在《十三邀》节目中访问了木村拓哉的许知远。木村拓哉可能是在中国最具知名度的日本男星,而国内媒体与这位男神的交流机会并不多,因此这期节目热度很高。坐在荧屏前,笑话鲁豫和许知远尬聊?你发现没,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。 扬子晚报/扬眼记者 张楠

 

  《鲁豫有约》收视接近零? 鲁豫式提问,始终被诟病

  开播18年的老牌明星访谈综艺节目《鲁豫有约》,能拿到的资源一般综艺难以企及。去年仍有周润发、李连杰这类大咖,近期也有雷佳音、福原爱这样话题热度颇高的明星。《鲁豫有约之大咖一日行》采访万达集团老总王健林时,那句先赚他一个亿,更成为流行语。但在这个用短视频追剧、追综艺的时代,很难说谁会因为朋友圈流转的公号文和截图,就去寻找节目资源。

  点开弹幕,网友对于鲁豫主持风格的争议,仍是热门讨论话题。闫妮这期节目中,很大篇幅拍摄闺蜜逛街,但带着闫妮逛家居店的鲁豫,也被粉丝吐槽“并不尊重访谈嘉宾闫妮,只顾自己走路”。鲁豫凭借清新、知性,并略带锋芒的主持风格,被大家记住。但其时不时冒出的“尴尬”提问也被网友总结为《鲁豫有约》的一大“特色”。“主持三连”深入人心: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假的?”“我不信”。

  访谈节目特别考验主持人对世事洞察的广博程度,稍有不慎就会暴露短板,事先不做足功课,也会被诟病。比如问杨丽萍小时候为什么要吃水煮白菜不吃炒白菜,问留守儿童为什么要吃蔬菜不吃肉;问蔡康永有没有和父母坦白,但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;以及问台大数学系毕业的周华健,数学好不好。当下鲁豫式提问,仍在被诟病。去年的采访中,鲁豫问周润发会不会零片酬拍一定能获奖的电影?也被吐槽,演员也要吃饭呀!发哥直接说“肯定不会”则受到好评。在他看来,“赚钱是规矩”,片酬是一种形态,是该有的过程。

  访问木村拓哉的许知远好“尬”

  新一期《十三邀》中,两个大男人见面没几分钟,许知远就迷弟般地说,“木村先生,你真是很帅呀”,木村膈应地说,“不要这么说”。在东京八芳园一起散步,他还问了不少让网友想砸手机的问题。比如“您觉得这里面哪棵树跟您比较像?”当许知远问他想喝点啥的时候,他回答:现在的情况下还是喝茶比较合适;被问喝醉酒后什么样子时,回答:不会聊工作以外的事情。对于“会不会觉得有很多不同面具的人生会更有意思?会羡慕这些人吗?”等这样带有“预设”的问题,他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。据很多忠实粉丝说,木村在综艺节目里并不是这样,大概在一个并不投契的聊天中,他也不想展开自己的私生活。

  这在许知远不是第一次了,他同偶像聊天,经常是鸡同鸭讲,尴尬至极。2016年,许知远采访女演员俞飞鸿被群嘲油腻。对话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蔡澜,许知远问“读圣贤书所为何事?”“丢掉青春时读的书里的英雄主义是否觉得自己背叛了自己的青春?”蔡澜拍拍他肩膀,“年轻人不要想太多”。

  有趣的是,许多人看《十三邀》就是为了看“尬聊”。“许氏尬聊”竟成为节目的核心竞争力。带纪录片性质的节目,令采访者许知远也成为主角。尴尬和卡壳,带来真实感。许知远自始至终都在用“成见”对谈采访对象,这种不谙世故与变通的作风,在诸多成熟的社会人士看来,简直可笑至极。但许知远对于这个时代的忧思与焦虑,也被视作另一种反思。

  “尬聊”的场景随处可见

  “在吗?”“在。”“吃饭了吗?”“嗯。”“可以聊聊吗?”“可以。”……访谈中的“尬聊”其实折射了社会生活中的表达危机。不会聊天,尴尬的情绪在当代生活中随处可见。人生中总有一些时刻,让你主动发起尬聊或者被别人尬聊。

  心理学家将“尬聊”定义为“无聊、孤独、创造力缺失、社交恐惧的产物”。网友们习惯于用表情包和流行词汇传情达意,甚至过节时的问候都是复制粘贴。尴尬而不失礼貌的“哈哈哈哈哈哈”社会笑非常实用;没有一个表情包不能精确地表达情绪,如果没有,就多发一个。

责任编辑:湖州在线

我爱看图

湖州新闻国际国内社会军事娱乐科技财经旅游体育